登記成為會員一齊分享呀!
帳號:  
密碼:  



線上目前共10
(1人在瀏覽)

會員: 0
訪客: 10

尚有...

祈禱腫瘤明天不見了

「怎麼那麼年紀輕便有?」朋友知道大女Dorcas有腫瘤後,出於關心,都愛問類似的相同問題。

可惜,我只希望有人一起禱告。

不想重覆答一些我也不知道的問題。

Dorcas去年11月,去了英國讀Year 10,間中有肚脹脹的感覺。去看當地的醫生,摸兩摸,說沒有甚麼,也沒有為她照超聲波。

為求安心,農曆年間,趁她有term break,回港看婦科醫生。

「卵巢有個皮質瘤,約 4 cm,應該是良性,可以做手術。因為它會大得很快,也怕它會由良性轉惡性。」婦科醫生以她一貫的目無表情,宣告這令我心痛的噩耗。

「瘤,又是瘤!雖說是良性,真不想發生在我最愛的人身上!」心裡開始在打量,在醫生面前強作鎮定,一下子哭不出來。

「吓,咁怎麼辦?會不會死的?」Dorcas一頭冒水,好奇地問。

發出一連串問題,cool醫生答了一堆東西,不甚明白。Anyway,明白知道了又如何?!還不是要醫。

步出醫生房,馬上問cool醫生的nice護士,聽聽她的意見。「這個情況普遍嗎?」

「很少見那麼年紀少(14歲)便有。」

「最好再看多個醫生,拿多個second opinion。」她悄悄地跟我說。

我知道縱然取了second opinion,看來也難逃手術一劫,這是西醫的方法嘛,想在做手術前先試試其他的方法!

同日,馬上去了看中醫,是晨運auntie們介紹的女中醫。除了開藥粉沖劑外,她還教了Dorcas很簡單的八字步運動。至於要戒口的食物,包括所有會飛的動物,i.e. etc,還有所有有機因改造食物,所有奶類和精製製品,包括朱古力。

「吓!」這全都是Dorcas的摯愛,我和她都一樣失望!

中醫估計95%是水瘤,食一段時間葯,瘤會縮細。已經book了另一婦科,下一次4月中Easter假期回港時再check。如果您有甚麼其他良醫,歡迎推介。

看完婦科後,繼續我們當日原訂的行程,去了教協和中南圖書買一點文具。

按捺不住心中的忐忑不安,沒心情shopping,撥了個電話給老公。

「應該問題不會太大吧!」電話筒裡,老公同我一樣都是強作鎮定,但心裡卻疼痛極了!

那邊廂,Dorcas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雖有點兒擔心,但仍是一面天真可愛,不知天高地厚,興致勃勃地shopping去。

晚上,難得一家人相聚,一早準備有家庭崇拜。

我們為了切合細妹Tabitha對詩歌的認知和參與,我拿了一叠兒童主日學的詩歌紙給她們選,兩姊妹各自選了幾首。

Dorcas先領詩。她首選了「主被人釘十架」這首詩歌,並有interactive環節。她先唱一節,再問一個問題。很生動,既有interaction,又有趣,成個老師咁款,當正我們是她的學生。首歌共有幾節,於是問了幾個問題。我因為太累,經常答錯問題,被這位「老師」教訓了幾次!已經很少有機會被這可人兒老師教訓,當然樂此不彼。

「我希望腫瘤明天不見了。」崇拜結束前,她帶著微笑從心底發出這樣的禱告。覺得她天真無邪之餘,也暗暗希望祈禱成真。

除了中藥粉外,她還有中醫推介的赤靈芝和我倆天天飲用的紅菜頭汁。對她而言,這通通是苦茶。她乖到死,幾難飲,她都會唯命是從。但見她每次皺晒眉頭,然後高呼「好味、好味、好味」強飲下去的阿Q表情,真是既得可愛,又教我心酸。

星期天一早六點,Dorcas乘機回去。不知怎的,她顯得很緊張,可能是第二次一個人上路吧。我與她一起禱告。在check in counter遇到Grace和兒子Brian,那麼巧Brian是同一班機。多謝Grace樂意請Brian幫忙 : 如果DorcasLondon,她的電話phone cardbalance的時候。

我送了Dorcas入閘,她在禁區哭了一會兒,上機後臨飛前又哭了!感謝Grace車我回家去,全程您一言我一語,不然,我也孤單一人,胡思亂想。

朋友都驚訝我們那麼狠心,那麼年紀小便送她到英國去。事實上,我們捨不得她走,因為她實在有太多優點,留在身邊,每天都會帶給我們很多快樂和意外的驚喜。英國是她自己爭取要去的。她在香港讀的是區內的band 1好學校,可惜課程和老師都死板得要她的命,但又沒有打算讀本地的國際學校,是她自己決定要去闖闖,學習新的事物和課本以外的知識。

有位在英國的香港朋友知道她仍未找到state boarding school後,就主動offer為她作監護人,為她找本地學校 (state day school),然後住在她家中,照付錢給朋她。我們看不出有甚麼問題,一切就依朋友的安排進行。Dorcas在香港讀了兩個月F311月初就去了英國讀F4 (year 10),因為政府學校要按年齡入學。

可惜,由接機一事開始,朋友就開始有很多變卦和誤會,令我們無所適從、難以承受。及後,我們決定轉guardian,她的憤怒澎脹到極點 做了一連串令Dorcas和我們都極度震驚、戰慄、恐懼、不安和惶恐的非理性行為,例如替Dorcas退學等等等等!至今她仍hold住我們一大筆錢,拒絕return,並合理化所有行為!

那一、兩個月的大災難,令無論在英國Dorcas或在港的我們,都曾在睡夢中扎醒,然後打冷震。是前所未有、難以形容的被屈慘劇。

當時,並未有向其他朋友提及這accident,因為實在太殘酷,不知如何說起,成家人簡直癱瘓一樣,down晒機!

無端被屈的感覺,固是令人撕裂和痛苦,但每當想起主,祂比我們更慘 - 祂被「屈」至死哩!有主最明瞭這痛楚,是人間傷痛中最好的治療。每當想起主為我們死,主的愛,讓我們可以重新看清自己白白受的恩典,這份愛醫治我們的傷口,更新我們對別人的接納!就因為這十架的大愛,我們得以慢慢逃出生天,逐漸從谷底爬出來,同時亦學習為對方禱告,更多的逆地而處,設想對方可能是因為以往生命中有些不快,而錯亂地投射在我們身上。希望神的愛和快樂,快快趕走她生命中或多或少的黑暗和不愉快的過去,讓她有朝一日,有聖靈光照,省悟過來。現在錢仍未討回,每天仍學習靠主,慢慢從寃屈中recover過來。有替我們不值的朋友,都紛紛獻計,要討回公道。我們問心和問神都無愧,而且有齊一切反駁的證據,當然可理直氣壯,但只想早日息事寧人,大事化小,而且堅信公道自在「神」心,衪清楚看見我們整個被屈的過程,我們相信神會為受屈的伸冤,也會令事情水落石出。請您也幫忙祈禱,讓我們早日沉冤得雪,免得事件仍有的殘留餘波,拖垮了相方的心情和事奉,跌入撒旦的陷阱中!

至於guardian方面,Dorcas已經轉到另一個家庭,有正常的好味飲食。學習方面,比香港愉快,有令她神暈顛倒的Product Design。除此之外,也有她喜愛的GeographyReligious Education

想過要轉boarding school,因為academic support extra-curricula activities方面會好好多。但一轉校又要從year 10再讀。因為每間學校的GCSE 科目和exam board不同,可能要repeat year 10,要Dorcas重新適應,她未必喜歡。如果不轉校,就要加倍自力更新、奮發圖強。因為學校沒有太多的考試support,而且她skipyear 9,比其他人輸蝕,唯有「食自己」。待考到好成績後,year 12 (F6)才可以再轉,因為她的學校沒有F6。如果她可以回港,讀本地的international school我們都有考慮,不過她應該不會贊同。所有轉校的決定,仍未有定案,一切在禱告中。您有甚麼好的year 12 boarding school介紹,請指點迷津。

撒但真厲害,看中我們的要害,錨準目標才直刺下來。

細女Tabitha的學習障礙已夠令我苦惱,沒想過Dorcas過去幾個月的事,更是令我們癱瘓。直接首當其衝的,當然是我們的2011結婚周年佈道會的籌備。因為心情太亂、太沉、太sad,完全沒有動力,面對滔滔的籌備工作,我們看出,這是個激烈的屬靈爭戰,有賴您切切的祈禱。佈道會的一切,將有separate email,更詳盡的prayer request給您,希望您用祈禱來幫助我們,支援這屬靈爭戰。此外,佈道會的籌備,極需要IT和其他方面的實際支援,如果您ok可以加入幫手,請隨時call我。

星期天送機後,去了教會崇拜,之後回家煮飯,然後送Tabitha去學習障礙協會的體操班、羽毛球班。家長們閒聊間,薇家長為她兩個有學習障礙的孩子,苦惱極了;麗家長的女兒和Tabitha一樣是小三,她已擔心她將來的升中問題,開始四圍張羅合適的中學!我有一個學習正常的Dorcas,但當日下午,正擔心她到英國後,要自己一個人在漆黑的街中摸黑找交通工具回家。結果我提議和她們一起禱告主,把我們擔憂卸給神。晚上又和Mandy一起在電話禱告。神往往透過禱告,提醒我很多很多。

星期天晚上,用電話找不到Dorcas,全晚掛心。於是禱告、睡覺、醒來、打電話、失敗、禱告、睡覺、再打電話。

終於找到她了,不過是她的晚上9:30 pm!1:30 pm落機,8 pm才回到家裡!原來因為行李等極遲遲都未有,遲了coach,遲了到達目的地。已吩咐她,如果沒有人接車,便乘搭的士。怎料她因為怕一個人坐的士危險,冒著扭傷了的背,拖著沉甸甸的行李,在舉目無人的街上,找人問3號巴士站的位置。結果問了幾個都不知道,後來入了警局問,連警局叔叔也不知道,只指了她去那遙遠的巴士總站。由於行李太重,她的手已痛得通紅,為了要找到車站回家,她竟然請一位陌生人替她看守行李,自己速速找到巴士後,再急步拿回!我聽見後心痛極了,緊張地追問:「那您豈不是走了一個鐘路?又凍又黑的晚上,有沒有凍死您?腰有沒有痛?……

我從未半夜 5 am 打電話給她,她有點surprised  : 「為甚麼您那麼夜還未睡?您整晚都沒有睡覺嗎?」聲音依然是滋油淡定 & 甜甜的,很平靜,完全不像experienced了一場adventure。「沒有一個鐘,半句鐘吧!」「沒有很凍,因為行得很熱。」

可能太累,沒有吃過晚飯,也沒有半點餓意,正在刷牙,準備睡覺。

「不要緊,我都回來了。只是路上很黑,我有一點點怕。」聲音輕描淡寫,還有心情安慰我。

我一想起她那重到死的大行李和黑漆漆、下雪、徬徨的過程,難免心痛,整晚睡得不好。不過同時,我非常欣賞這小小年紀的她  -  勇敢、獨立、主動解決問題、堅強、富冒險精神、不怕困難、不怨天尤人、容易忘記不快的人和事、甚麼事都處之泰然、好容易好開心、好正面、好積極、順服中不失自己的思考、分析和判斷、IQEQ、甚麼Q都比我好、最重要的是好倚靠神、天天謙卑學習主的話。這一切的品德,全都是衪的恩典,極感恩,我真的死而無憾!

 「要不要回香港讀書?留她在自己身邊好照顧她?。」在電話中一起祈禱後,李師母關切的提議。

未有病前,也曾向Dorcas打趣地問過。她的答案夠晒爽脆 : 「吓!梗係稔都唔好稔喇!」似乎她雖然遇過重重打擊,但仍很enjoy目前的study。師母和朋友們出於關心的好提議,我們全都會告訴神,一切有待衪的指引。

星期一早上,春節後Tabitha第一天上課,送完細女上學,去完晨運,買完餸,準備開始一天之最緊要的靈修之際,踏入我那光猛的書房,即是Dorcas的睡房,眼前滿地都是她最心愛但未能帶走的朱古力、糖果、棉花朱古力奶,很難過。我常笑她去外國後,沒有甚麼home sick,有的都只是food sick因為食物和朋友都是令她最開心、幸福、愉快的事。由於她甚麼都好,我們只想她快樂。如今要為了健康,節制了很多最愛的飲食,實在是對她的開心指數,莫大的削弱和折磨。

想起她以往幾個月所承受的一切和現在的腫瘤,心痛極了,終於大哭一場。

深願你也加入她的祈禱,讓腫瘤明天不見了!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
發表者 樹狀展開
Copyright (c) 2006~2009 HISca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