祂的恩典  我的安慰

 

情人知己篇

 

 

自從辭職回家做「陪診員」後,更多機會與Dorcas單獨相處,把臂談心。不知不覺間,她愈來愈明白我,包括我的喜怒哀樂,待人處事的態度,還有我最掛心的事情等等,她可能比丈夫更明白了解我。

 

惡夢的故事

 

一天晚上,她發了一個惡夢,夢見我被人害死了。恐懼中只好帶著妹妹狂奔,終於逃離現場,得以脫險。

 

作為中國人,對死亡一般很忌諱,可是作為基督徙,百無禁忌,聽到自己死了,我並沒有任何不快,反正只是夢境一場,笑笑便算。反而,我感到老懷大慰,因為看她有時雖被妹妹煩死,但原來在危難當頭,她仍會愛顧弱小的妹妹,沒有自顧自的,不理她的死活,還奮勇地帶她逃離危險的現場。

 

好戲在後頭

 

不過,她的夢境故事並未完,好戲還在後頭。我死了,於是她繼續完成我未完的心願 - HIScare.com網站建設好。

 

當我聽到這意想不到的結局後,簡直開心和感動得連連滾下淚來。開心,因為她完全明白了解我,在那段日子最希望盡快完成的是甚麼事情;感動,因為她認同HIScare.com成立的目的和意義,並樂意繼承我的「遺願」。

 

人生難得有如此體貼的情人知己,我興奮了很久。並把這「死亡」笑話,告訴了負責設計網站的Loyal弟兄:「如果我真的死了,請您去找Dorcas喇。」大家都為這年紀小小的情人知己,所帶來的安慰,大笑一頓。

 

「情人知己」要蘊釀

 

「情人知己」不是天生的,是需要經過長時間蘊釀的。

 

有一段日子,忙得天昏地暗 : 自己既要工作、又要照顧家庭和兩姊妹的學業、還要兼顧化療中的丈夫,和同一時間垂危的老爺及奶奶,結果自己也病倒了,那來時間和空間,蘊釀情人知己。

 

於是,用盡所有僅有的時間和可行的辦法,與Dorcas爭取溝通的機會。例如早上送她回校的短短數分鐘;每天寫一些欣賞、讚美的咭,放在不同的地方,讓她發現,鼓勵她;臨睡前,到她的睡房,與她把臂談心。

 

這些方法,一直沿用至今,漸漸地拉近了大家的距離,拉近了大家的心。不知不覺間,成為了情人知己,大家很了解對方的喜怒哀樂、一切秘密和樂事。有了良好的母女關係為基礎,管教就變得很輕鬆和有默契了。

 

在此,奉勸因為太忙,而與家人有溝通障礙的朋友,馬上就坐言起行吧!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!切勿灰心呀!





This article comes from 祂必顧念網站 HIScare.com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
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: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/modules/Tinyd3/index.php?id=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