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記成為會員一齊分享呀!
帳號:  
密碼:  



線上目前共8
(1人在瀏覽)

會員: 0
訪客: 8

尚有...

覆水能收 浪子回頭

李紹權

獨 立驕 傲

我 是 四 兄 弟 姊 妹中 最 小 的 一 個 。 父 母 在 市 場 賣 菜 , 早 晚 為 口 奔 馳 。 我 自 小 就 須 照 料 自 己 , 因 此 養 成 獨 立 性 格。 從 小 學 五 、 六 年 級 起 , 我 就 得 負 責 全 家 的 晚 膳 , 還 要 兼 任 家 務 。 有 病 , 就 自 己 去 看 醫 生 (小 六 那 年 , 我 患 了 肝 炎 , 就 診 後 才 向 父 母 報 告 ; 患 了 近 視 , 就 向 爸 爸 要 錢 自 己 去 配 眼 鏡 ) 。

 

我 有 兩 個 碩 士 學位 , 計 劃 唸 博 士 。 無 論 讀 書 或 工 作 , 我 一 切 的 成 就 , 都 是 我 赤 手 空 拳 打 江 山 般 打 出 來 的 。 因此 很 自 信 , 認 為 靠 自 己 的 努 力 可 以 主 宰 命 運 。

 

一 九 八 八 年 我 認識 了 昭 舜 , 一 九 九 ○ 年 開 始 談 戀 愛 , 六 年 後 結 束 愛 情 長 跑 , 成 立 家 庭 , 九 七 年 十 二 月 長 子 誕生 。 我 們 的 婚 姻 尚 算 風 平 浪 靜 , 夫 婦 各 有 工 作 。 太 太 從 事 會 計 行 業 ; 我 在 金 融 機 構 任 職 , 有一 段 時 間 在 大 學 兼 任 講 師 , 培 訓 金 融 從 業 員 。

 

第 三者 的 出 現

昭 舜 誕 下 次 子 後, 我 一 面 工 作 , 一 面 進 修 。 夫 婦 缺 少 溝 通 , 偶 有 齟 齬 , 不 過 問 題 不 大 。 直 至 三 子 出 生 後 , 我感 到 經 濟 壓 力 日 重 , 於 是 晚 上 兼 職 。 曾 經 每 週 五 晚 加 班 , 星 期 六 全 天 上 課 , 一 週 幾 乎 工 作 七天 , 夫 婦 更 少 溝 通 。 於 是 , 衝 突 漸 多 , 但 我 們 都 不 知 道 怎 麼 處 理 , 只 把 不 滿 的 情 緒 壓 抑 心 底。

那 段 時 期 , 我 心靈 軟 弱 , 試 探 就 來 到 。 二 ○ ○ 二 年 八 月 我 掉 進 了 婚 外 情 的 泥 淖 。 起 初 感 覺 很 好 , 我 好 像 找 到了 一 個 為 我 分 憂 , 聽 我 傾 訴 的 紅 顏 知 己 ; 但 是 , 實 行 起 來 卻 問 題 叢 生 。 例 如 時 間 不 夠 分 配 ,影 響 工 作 ; 其 次 是 我 必 須 偷 偷 摸 摸 , 瞞 著 家 人 , 須 常 向 妻 子 扯 謊 等 等 。 我 為 此 十 分 煩 擾 , 脾氣 漸 漸 變 得 暴 躁 。 我 知 道 這 樣 做 對 不 起 妻 兒 , 但 是 我 已 經 不 能 抽 身 。 為 了 安 撫 內 心 的 歉 疚 ,就 對 自 己 說 : 「 現 在 恐 怕 我 想 浪 子 回 頭 , 妻 子 也 不 會 原 諒 我 了 ; 周 遭 的 人 更 不 能 諒 解 我 。 」然 而 , 一 個 大 好 家 庭 就 此 破 碎 了 嗎 ? 我 感 到 無 助 , 不 知 道 如 何 是 好 。 心 裡 十 分 難 過 !

 

到 了 十 月 , 在 妻子 追 問 下 , 我 坦 白 承 認 。 本 來 以 為 , 既 然 她 知 道 了 , 我 就 不 必 再 扯 謊 敷 衍 她 。 誰 知 半 個 月 後, 我 仍 心 裡 忐 忑 不 安 , 便 到 「 明 愛 家 庭 服 務 中 心 」 找 社 會 工 作 者 輔 談 。 昭 舜 約 見 「 社 工 」 是希 望 我 能 回 頭 , 我 則 心 情 矛 盾 , 有 時 希 望 結 束 婚 外 情 , 做 個 好 丈 夫 , 好 父 親 ; 但 是 , 我 已 不能 抽 身 。 希 望 藉 輔 導 減 輕 心 理 的 壓 力 和 罪 疚 感 。 到 了 二 ○ ○ 三 年 春 天 , 我 發 覺 輔 導 對 我 幫 助不 大 , 就 沒 再 見 那 社 工 。

 

上 帝親 自 介 入

同 月 , 妻 子 開 始去 教 會 , 帶 著 兩 個 大 兒 子 。 我 看 她 蠻 辛 苦 的 , 有 點 不 忍 , 便 與 她 同 行 。 我 小 學 唸 的 是 基 督 教學 校 , 牧 師 的 話 我 一 句 不 信 , 也 聽 不 入 耳 。 大 學 唸 「 浸 會 大 學 」 , 又 是 基 督 教 大 學 , 有 同 學向 我 傳 福 音 , 我 反 感 極 了 , 與 他 們 爭 辯 反 駁 。 我 和 妻 子 都 來 自 民 間 信 仰 的 家 庭 , 家 裡 拜 祖 先, 拜 很 多 神 佛 ; 我 們 則 沒 有 宗 教 信 仰 。

 

當 時 我 想 , 昭 舜心 裡 難 過 , 去 教 會 聽 聽 道 理 , 精 神 有 寄 託 , 或 者 心 裡 會 好 過 些 。 我 自 己 何 嘗 不 是 , 心 裡 蠻 苦惱 的 , 聽 聽 道 理 也 好 。 當 時 我 仍 活 在 罪 中 , 但 牧 師 所 引 用 的 聖 經 和 所 講 的 道 理 句 句 入 心 , 有時 像 衝 著 我 而 來 , 聽 後 頗 感 扎 心 !

 

那 段 日 子 , 妻 子的 言 行 舉 止 , 為 人 處 事 , 並 對 我 的 態 度 有 一 百 八 十 度 改 變 , 叫 我 吃 驚 。 這 位 上 帝 竟 如 此 改 變了 她 。 那 麼 , 祂 是 真 神 了 ! 例 如 一 次 我 發 燒 , 當 時 我 仍 對 她 不 起 , 沒 放 棄 第 三 者 ; 但 是 她 悉心 關 懷 照 顧 我 。 更 叫 我 感 動 的 是 , 她 對 我 父 母 和 家 人 的 態 度 也 前 後 判 若 兩 人 。 她 的 性 格 開 朗了 , 跟 以 前 有 天 壤 之 別 。 我 的 父 母 也 看 得 出 。 從 她 身 上 , 我 看 到 耶 穌 基 督 超 越 人 性 的 愛 , 真是 不 可 思 議 ! 從 那 時 候 起 , 我 覺 得 這 個 信 仰 是 真 實 的 。

 

那 幾 個 月 裡 , 我心 情 矛 盾 , 精 神 痛 苦 。 害 得 妻 子 也 飽 受 煎 熬 , 三 個 兒 子 更 不 能 倖 免 。 由 於 我 工 作 忙 碌 , 沒 空關 懷 孩 子 , 很 少 和 他 們 見 面 。 一 見 面 , 動 不 動 就 痛 罵 他 們 一 頓 , 發 臭 脾 氣 , 把 心 中 的 苦 惱 與罪 疚 感 盡 發 洩 在 可 憐 的 孩 子 身 上 。 我 傷 害 他 們 的 這 些 烙 印 已 深 刻 在 孩 子 心 裡 , 必 對 他 們 日 後的 成 長 心 理 有 影 響 。

 

浪 子終 於 回 轉

二 ○ ○ 三 年 四 月廿 八 日 , 我 剛 從 外 地 回 香 港 , 翌 日 清 晨 五 時 許 , 我 對 妻 說 : 「 我 可 以 回 家 嗎 ? 」 我 能 作 出 這個 決 定 , 全 是 上 帝 的 恩 典 。 上 帝 改 變 了 昭 舜 , 我 在 她 身 上 看 到 上 帝 寬 大 無 私 的 愛 與 大 能 。 聖靈 光 照 了 我 , 我 看 到 愛 我 的 妻 子 , 和 三 個 孩 子 深 深 地 被 我 傷 害 了 。 我 真 不 應 繼 續 這 三 角 關 係。

我 掙 扎 了 好 幾 個月 後 , 終 於 毅 然 抽 身 離 開 第 三 者 , 回 到 妻 子 的 身 邊 , 請 求 她 原 諒 。 我 感 謝 我 的 妻 , 在 我 最 難過 的 幾 個 月 中 沒 有 放 棄 我 , 仍 扶 持 我 。 她 感 動 我 去 教 會 , 又 給 我 很 多 牧 師 的 講 道 錄 音 帶 。 我聽 了 蘇 穎 智 牧 師 的 錄 音 見 證 , 說 他 當 年 怎 樣 毅 然 決 定 信 耶 穌 , 說 : 「 信 就 信 吧 ! 」 之 後 信 仰歷 程 就 有 一 個 大 躍 進 。 他 的 經 歷 對 我 有 很 大 鼓 舞 。

 

此 外 , 聖 經 說 :「 若 有 人 在 基 督 裡 , 他 就 是 新 造 的 人 , 舊 事 已 過 , 都 變 成 新 的 了 ! 」 ( 哥 林 多 後 書 五 17 ) 這 話 給 我 極 大 的 啟 發 。 原 來 一 個 人 信 耶 穌 後 , 可 以 從 頭 來 過 , 從 新 開 始 。上 帝 的 話 釋 放 了 我 的 心 靈 。 我 在 四 月 廿 八 日 決 意 回 轉 , 五 月 廿 三 日 參 加 教 會 的 「 伉 儷 團 契 」, 學 習 怎 樣 做 好 夫 妻 。 同 月 三 十 日 , 我 隨 妻 子 到 牧 師 的 辦 公 室 正 式 決 志 相 信 耶 穌 。

 

生 命得 以 更 新

妻 子 信 耶 穌 後 ,煥 然 一 新 , 像 變 了 另 一 個 人 , 讓 我 有 新 鮮 感 。 我 願 意 按 聖 經 的 教 訓 愛 她 , 重 新 認 識 她 , 撇 開過 去 十 多 年 對 她 的 成 見 , 忘 記 她 的 過 失 。 我 自 己 也 要 學 習 夫 婦 相 處 之 道 。 例 如 兒 子 出 生 後 ,我 們 夫 婦 倆 很 少 攜 手 逛 街 , 現 在 刻 意 「 約 會 」 , 劃 出 時 間 , 把 臂 同 遊 , 看 電 影 , 吃 東 西 。 妻子 常 在 送 孩 子 們 上 學 之 餘 , 特 地 陪 我 由 荃 灣 乘 「 地 鐵 」 到 中 環 。 沿 途 彼 此 談 心 , 盡 量 爭 取 二人 相 處 的 機 會 。 此 外 我 們 還 每 天 抽 空 交 通 感 受 。

 

回 顧 我 成 長 的 過程 , 我 一 向 靠 自 己 , 以 為 只 要 努 力 , 沒 有 辦 不 成 的 事 。 信 耶 穌 以 後 , 方 知 道 人 性 軟 弱 。 像 我, 也 一 樣 會 跌 倒 , 會 陷 於 罪 中 無 法 自 拔 。 從 前 , 我 不 懂 得 體 諒 他 人 , 因 此 說 話 經 常 傷 害 妻 子。 現 在 我 明 白 了 , 我 們 不 能 只 從 自 己 的 角 度 來 看 一 件 事 , 也 須 從 其 他 人 的 處 境 和 情 況 來 了 解別 人 的 情 況 。 從 前 , 我 因 為 自 幼 家 貧 , 不 知 不 覺 養 成 了 貪 小 便 宜 的 惡 習 , 在 辦 公 室 中 常 順 手牽 羊 ; 說 謊 如 同 家 常 便 飯 。 例 如 為 了 推 卻 某 人 的 約 會 , 便 推 說 那 天 剛 巧 要 開 會 , 無 暇 赴 約 。信 耶 穌 後 , 對 罪 敏 感 , 知 道 這 樣 是 不 誠 實 。 我 希 望 改 轅 換 轍 , 一 生 跟 隨 主 耶 穌 的 腳 蹤 , 事 主愛 人 。

 

信 主 耶 穌 後 , 才漸 漸 了 解 上 帝 所 造 的 每 一 個 人 各 有 不 同 的 性 格 、 長 短 。 大 家 應 當 彼 此 尊 重 。 我 當 多 欣 賞 妻 子, 凡 事 與 她 商 量 , 切 忌 獨 行 獨 斷 。 感 謝 上 帝 , 我 們 因 為 學 習 彼 此 分 享 , 感 情 日 趨 和 諧 , 以 致蒙 恩 更 深 。

 

感 恩 回 報 真 神

最 近 我 決 定 辭 去大 學 的 工 作 , 專 心 從 事 培 訓 。 這 不 容 易 , 因 為 在 香 港 , 大 學 的 工 作 穩 定 , 收 入 不 錯 ; 現 在 自己 要 到 處 聯 絡 培 訓 公 司 才 有 工 作 , 收 入 銳 減 , 而 且 不 穩 定 。 好 處 卻 是 有 更 多 時 間 與 家 人 在 一起 , 以 及 能 在 教 會 和 機 構 裡 當 義 工 , 服 侍 上 帝 和 服 侍 人 。 現 在 , 我 在 教 會 青 年 部 主 日 學 服 侍, 妻 子 教 兒 童 主 日 學 。

 

聖 經 說 , 夫 婦 要「 二 人 成 為 一 體 」 。 我 經 歷 了 那 三 角 關 係 , 信 耶 穌 以 後 , 發 覺 最 能 扶 持 我 的 是 妻 子 。 夫 婦 的關 係 是 最 親 密 的 , 自 己 有 時 也 不 察 覺 說 了 不 合 宜 的 話 , 事 情 做 得 不 完 美 , 太 太 便 會 在 身 邊 提點 我 , 以 愛 心 說 誠 實 話 , 對 我 的 鼓 勵 和 靈 命 的 成 長 都 有 很 大 幫 助 。 盼 望 各 位 讀 者 像 我 一 樣 ,因 為 信 主 耶 穌 而 得 著 福 氣 。(余 黃 國 凱 採 訪 、 整 理 )

 

(昭舜及紹權webmaster教會朋友,本文得蒙他們中信月刊的同意轉載自200512中信月刊第524)

 

 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
發表者 樹狀展開
Copyright (c) 2006~2009 HISca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