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記成為會員一齊分享呀!
帳號:  
密碼:  



線上目前共10
(1人在瀏覽)

會員: 0
訪客: 10

尚有...

覆水能收 忍耐等待 (I)

李陳昭舜

 

性 格 懦 弱

 

我 自 小 性 格 懦 弱 , 唯 父 母 之 命 是 從 。 尤 其 是 對 於 父 命 , 更 不 敢 不 從 。 好 處是 從 小 循 規 蹈 矩 , 不 敢 為 非 作 歹 ; 壞 處 則 是 流 於 優 柔 寡 斷 , 欠 缺 冒 險 精 神 。

 

家 父 母 以 賣 菜 為 生 , 我 為 此 頗 感 自 卑 , 覺 得 事 事 都 不 如 人 。 不 論 家 庭 背 景、 學 業 成 績 , 以 及 社 交 生 活 , 俱 乏 善 足 陳 。

 

九 年 前 , 我 和 紹 權 結 婚 , 他 是 我 大 學 預 科 同 學 。 我 不 擅 於 處 理 姻 親 關 係 ,與 丈 夫 溝 通 也 有 問 題 。 與 紹 權 發 生 磨 擦 時 , 我 就 板 起 臉 , 表 面 上 一 言 不 發 , 心 裡 卻 不 住 嘀 咕。

 

我 從 事 會 計 , 次 子 出 生 後 , 犧 牲 自 己 的 事 業 , 留 在 家 裡 相 夫 教 子 。 隨 著 三子 的 來 臨 , 家 務 日 益 繁 重 , 好 像 永 遠 做 不 完 似 的 。 但 是 丈 夫 不 能 體 諒 , 因 此 感 到 無 限 委 屈 。只 是 我 不 懂 得 表 達 , 又 不 善 於 處 理 , 於 是 積 怨 在 心 , 悶 悶 不 樂 。 丈 夫 每 天 忙 於 工 作 , 二 人 各忙 各 的 , 缺 少 溝 通 。 有 時 工 作 累 了 , 我 就 坐 在 電 視 機 前 消 磨 時 間 。

 

幼 子 體 弱 , 不 到 半 歲 , 就 進 醫 院 留 醫 。 我 為 此 深 感 自 責 , 自 怨 不 能 帶 好 孩子 , 累 他 生 病 。 三 個 兒 子 小 時 都 曾 多 次 進 出 醫 院 , 我 因 此 和 院 牧 黃 姑 娘 有 了 來 往 。 二 ○ ○ 二年 五 月 下 旬 , 黃 姑 娘 勸 我 信 靠 耶 穌 , 為 我 禱 告 。 我 忘 記 她 禱 告 了 甚 麼 , 只 記 得 當 時 心 胸 舒 暢。 但 事 後 因 家 務 繁 忙 , 就 沒 有 把 她 的 話 放 在 心 裡 。

 

第 三 者

 

二 ○ ○ 二 年 九 月 我 直 覺 丈 夫 和 我 之 間 感 情 有 了 隔 閡 。 到 底 是 甚 麼 原 因 , 說不 上 來 。 幾 次 問 他 是 不 是 心 中 有 煩 惱 , 他 都 不 答 。 到 了 十 月 十 日 早 上 , 我 依 偎 在 他 身 旁 , 他反 應 極 為 冷 淡 。 我 隨 口 問 : 「 你 怎 麼 了 ? 是 否 有 了 另 一 個 女 人 ? 」 沒 想 到 他 竟 直 認 不 諱 。 我追 問 : 「 你 們 發 生 了 關 係 嗎 ? 」 他 竟 不 否 認 ! 當 時 我 甚 憤 怒 。 但 是 不 懂 得 表 達 , 只 說 : 「 你有 沒 有 搞 錯 ! 」

 

待 孩 子 都 上 學 後 , 我 再 詳 細 盤 問 他 。 誰 料 他 竟 像 舒 了 一 口 氣 似 的 對 我 說 :「 這 下 子 可 好 了 , 以 後 我 不 必 再 扯 謊 瞞 妳 了 ! 」 事 已 至 此 , 我 還 能 做 甚 麼 ? 我 的 冷 靜 叫 丈 夫也 暗 暗 吃 驚 。

 

我 想 , 紹 權 是 個 愛 面 子 的 人 , 且 性 格 倔 強 , 如 果 家 人 知 道 , 他 下 不 了 台 ,也 就 回 不 了 頭 。 於 是 我 決 定 不 告 訴 家 人 。 只 是 仍 需 要 找 個 人 分 憂 。 我 掛 了 一 通 長 途 電 話 給 遠在 海 外 工 作 的 摯 友 ( 她 是 我 的 舊 同 學 , 跟 紹 權 熟 絡 ) , 請 她 幫 忙 勸 紹 權 重 回 我 的 懷 抱 。 她 卻說 : 「 男 人 到 了 這 地 步 , 很 難 回 頭 了 。 我 看 過 很 多 個 案 , 結 果 都 是 離 婚 收 場 。 三 個 孩 子 也 不必 多 想 了 , 還 是 計 劃 自 己 以 後 怎 樣 生 活 吧 ! 」 我 不 同 意 , 但 是 也 想 不 出 解 決 的 方 法 。

 

次 日 , 該 摯 友 來 電 , 竟 向 我 直 認 她 就 是 那 個 第 三 者 。 真 是 晴 天 霹 靂 ! 我 的丈 夫 不 忠 ; 而 偷 我 丈 夫 的 , 竟 是 我 的 閨 中 摯 友 ! 真 使 我 悲 痛 欲 絕 。 只 是 , 表 面 上 我 仍 故 作 鎮定 , 問 她 能 不 能 放 手 。 她 說 : 「 大 家 都 不 想 發 生 這 樣 的 事 。 但 事 已 至 此 , 責 任 不 盡 在 我 這 一方 。 我 放 手 有 用 嗎 ? 」 她 不 願 意 離 開 我 的 丈 夫 , 我 十 分 徬 徨 無 助 。 掛 斷 電 話 , 我 對 著 窗 外 悄悄 痛 哭 。

 

這 個 「 朋 友 」 — — 第 三 者 , 一 直 在 海 外 工 作 , 只 偶 回 香 港 探 親 。 想 不 到 這樣 的 事 還 會 發 生 。 她 未 婚 , 已 有 男 友 , 有 時 情 緒 波 動 或 心 中 苦 悶 , 我 和 紹 權 就 多 方 勸 慰 開 解。 想 不 到 因 此 種 下 禍 根 。 輔 導 異 性 是 一 件 極 危 險 的 事 , 丈 夫 掉 進 了 「 色 」 的 陷 阱 。 她 回 外 地工 作 後 , 紹 權 想 念 她 時 , 就 情 不 自 禁 放 下 工 作 和 家 庭 , 飛 去 與 她 幽 會 。 她 放 長 假 期 回 香 港 探望 家 人 時 , 也 與 我 丈 夫 幽 會 。

 

絕 望 中 見 出 路

 

我 在 絕 望 中 想 起 了 一 個 舊 同 事 , 她 是 基 督 徒 , 常 說 : 「 祈 禱 的 力 量 很 大 !尤 其 在 絕 望 之 時 , 可 以 仰 望 上 帝 。 祂 凡 事 都 能 ! 」 我 對 她 的 話 向 來 充 耳 不 聞 。 不 知 怎 的 , 這時 倒 想 起 來 。 於 是 禱 告 上 帝 : 「 為 甚 麼 祢 要 我 碰 到 這 般 倒 楣 的 事 呢 ? 丈 夫 和 三 個 兒 子 是 我 最大 的 資 產 , 現 在 我 甚 麼 都 失 去 了 ! 我 一 向 依 賴 丈 夫 , 失 去 了 他 , 教 我 怎 麼 活 下 去 ? 」 當 時 的感 覺 是 有 人 跟 我 說 話 , 但 卻 出 自 我 的 口 。 我 說 : 「 我 要 去 教 會 。 」 於 是 找 著 這 位 基 督 徒 , 請她 帶 我 去 教 會 。 我 在 二 ○ ○ 二 年 十 月 中 首 次 參 加 香 港 「 恩 福 堂 」 的 聚 會 。

 

當 時 我 也 想 到 自 小 去 求 診 的 高 醫 生 。 高 醫 生 常 用 聖 經 的 話 教 導 我 , 他 最 常說 的 是 「 當 孝 順 父 母 , 使 你 得 福 , 在 世 長 壽 。 」 他 也 常 提 出 一 些 問 題 叫 我 思 考 。 我 則 覺 得 他嘮 嘮 叨 叨 的 , 沒 把 他 的 話 放 在 心 上 。 奇 怪 的 倒 是 , 在 最 無 助 時 , 我 想 起 他 來 。 於 是 找 他 傾 訴。 他 聽 後 很 吃 驚 地 說 : 「 竟 有 這 樣 的 事 ? 我 也 不 知 道 該 怎 樣 幫 妳 。 妳 找 我 太 太 吧 。 她 是 退 休社 工 , 是 一 位 很 好 的 姊 妹 。 」 他 把 家 裡 的 電 話 給 我 。 翌 日 我 致 電 給 高 太 太 , 她 很 溫 柔 , 但 話裡 柔 中 帶 剛 , 原 則 清 楚 。 她 留 心 地 聽 我 傾 訴 後 , 說 : 「 妳 現 在 唯 一 的 方 法 是 參 加 教 會 聚 會 。妳 在 那 裡 可 以 得 著 力 量 支 持 。 」

 

短 短 十 天 , 上 帝 讓 我 知 道 第 三 者 是 誰 , 又 知 道 該 向 誰 求 助 , 帶 我 去 恩 福 堂的 朋 友 說 : 「 放 心 吧 ! 我 會 為 妳 向 上 帝 祈 禱 。 無 論 如 何 , 一 定 會 由 始 至 終 支 持 妳 。 有 甚 麼 事, 找 我 好 了 。 」 經 她 這 麼 一 說 , 我 覺 得 好 像 有 力 量 支 持 著 我 向 前 走 。 每 當 我 有 需 要 時 , 她 一定 出 現 , 細 心 聆 聽 我 的 傾 訴 , 並 以 聖 經 的 真 理 開 解 我 。

 

起 初 我 帶 著 兩 個 大 兒 子 去 教 會 , 每 次 都 由 那 位 舊 同 事 陪 同 , 小 兒 子 則 交 媽媽 照 顧 。 到 了 教 會 , 我 就 像 進 了 避 難 所 一 般 , 忘 記 家 庭 的 壓 力 和 丈 夫 有 外 遇 的 痛 苦 。 此 刻 我甚 麼 都 不 想 , 把 一 切 交 給 上 帝 , 留 心 學 習 真 道 。 沒 想 到 一 個 月 後 , 紹 權 竟 體 恤 我 一 個 人 帶 著孩 子 去 教 會 的 不 便 , 而 主 動 提 出 與 我 同 行 。

 

那 位 舊 同 事 又 介 紹 我 去 「 明 愛 家 庭 服 務 中 心 」 見 社 會 工 作 者 李 姑 娘 。 沒 想到 紹 權 也 到 「 明 愛 」 , 見 的 又 是 同 一 位 社 工 。 該 社 工 後 來 將 我 們 的 個 案 合 而 為 一 , 同 時 接 見我 們 二 人 。 叫 我 痛 心 的 是 , 紹 權 說 沒 有 必 要 回 頭 ; 我 則 向 社 工 哭 訴 心 中 的 痛 苦 。 我 一 直 希 望紹 權 回 到 我 的 身 邊 , 夫 婦 二 人 能 白 頭 偕 老 , 但 是 我 不 懂 表 達 。 丈 夫 也 不 懂 溝 通 。 我 們 對 著 社工 各 自 訴 說 心 底 的 話 , 無 形 中 讓 對 方 了 解 了 自 己 。 紹 權 到 了 二 ○ ○ 三 年 春 天 不 願 意 再 見 社 工。 那 段 日 子 裡 , 他 三 次 離 開 香 港 找 那 個 第 三 者 , 孩 子 看 不 見 爸 爸 就 問 : 「 媽 咪 , 爸 爸 去 了 哪兒 ? 」 大 兒 子 的 感 受 最 深 , 爸 爸 悶 聲 不 響 地 離 開 家 庭 , 好 像 要 把 我 們 拋 棄 似 的 。 他 常 問 : 「爸 爸 今 晚 回 來 嗎 ? 他 去 了 哪 兒 ? 」 我 只 好 敷 衍 說 他 出 外 公 幹 了 。

 

意 外 回 應

 

我 在 二 ○ ○ 三 年 二 月 恩 福 堂 的 「 媽 媽 團 契 」 上 認 識 了 蘇 緋 雲 博 士 。 她 的 話對 我 有 很 大 啟 發 。 原 來 做 人 不 應 該 思 想 那 麼 狹 隘 , 只 想 眼 前 的 事 。 我 也 驚 覺 聖 經 中 竟 有 這 麼好 的 大 道 理 , 是 我 從 來 想 也 沒 想 過 的 。 她 大 力 鼓 勵 我 們 每 天 舉 行 家 庭 禮 拜 , 與 丈 夫 、 孩 子 一起 讀 聖 經 , 時 間 不 必 長 , 僅 十 五 分 鐘 就 行 , 大 家 同 讀 一 章 聖 經 , 然 後 分 享 , 祈 禱 。

 

我 知 道 丈 夫 有 外 遇 後 , 這 半 年 裡 每 天 都 與 丈 夫 深 談 , 次 數 超 過 我 們 認 識 十多 年 的 總 和 , 好 像 要 追 回 失 去 的 光 陰 。 那 天 , 我 說 : 「 蘇 博 士 教 我 們 每 天 讀 聖 經 , 她 把 四 個兒 女 都 教 得 那 麼 好 , 就 是 因 為 全 家 人 每 天 都 同 讀 聖 經 。 」 丈 夫 答 : 「 假 如 每 天 讀 聖 經 能 有 那麼 好 的 果 效 , 反 正 不 用 花 錢 , 今 天 晚 上 就 開 始 吧 ! 」 我 們 從 那 天 晚 上 起 , 天 天 舉 行 家 庭 禮 拜。 偶 而 紹 權 不 願 意 參 加 , 我 們 也 不 停 止 。 蘇 博 士 說 : 「 若 丈 夫 不 信 耶 穌 , 不 要 緊 , 只 要 堅 持每 天 邀 請 他 。 他 不 讀 , 不 要 生 氣 。 第 二 晚 再 邀 請 他 。 要 溫 溫 柔 柔 的 。 」 我 照 著 她 的 話 每 晚 溫柔 地 邀 請 他 。 他 有 時 停 了 兩 晚 , 第 三 晚 便 參 加 。

 

上 帝 賜 我 大 禮 物

 

二 ○ ○ 三 年 三 月 初 , 我 讀 到 蘇 博 士 在 《 中 信 》 月 刊 的 文 章 , 說 到 「 愛 」 是「 凡 事 包 容 」 。 我 為 此 十 分 困 擾 。 當 時 正 值 我 最 難 過 的 時 候 , 我 想 : 「 難 道 丈 夫 做 錯 事 , 也要 我 包 容 嗎 ? 太 不 合 理 了 ! 」 於 是 鼓 起 勇 氣 寫 信 給 蘇 博 士 , 問 她 是 甚 麼 意 思 ? 並 告 訴 她 , 我有 很 多 地 方 不 明 白 。 我 根 據 《 中 信 》 月 刊 封 面 內 頁 的 資 料 , 找 到 香 港 中 信 的 馬 姊 妹 , 請 她 替我 把 信 轉 給 蘇 博 士 。 蘇 博 士 將 於 三 月 十 三 日 離 港 , 剩 下 最 後 兩 天 沒 有 約 會 , 用 以 收 拾 行 裝 。她 看 過 我 的 信 後 , 致 電 聯 絡 我 。 說 她 收 信 後 很 感 動 , 立 刻 找 我 談 話 。 我 於 三 月 十 一 日 與 蘇 博士 會 面 。 她 了 解 我 當 時 的 感 受 , 提 醒 我 不 要 只 看 今 生 , 要 追 求 永 恆 , 明 白 主 耶 穌 的 心 意 。 今生 的 遭 遇 無 論 多 痛 苦 , 都 可 以 藉 著 祈 禱 、 讀 聖 經 得 著 安 慰 。 這 一 切 都 是 上 帝 給 我 們 在 成 長 中的 磨 練 。 目 前 的 都 要 成 為 過 去 , 不 那 麼 重 要 。 屬 世 的 幾 十 年 不 是 一 直 在 過 去 嗎 ? 不 要 把 焦 點放 在 目 前 的 痛 苦 上 。 無 論 丈 夫 是 否 回 頭 , 最 重 要 是 做 好 自 己 的 本 份 , 好 好 帶 領 三 個 孩 子 信 主, 以 及 自 己 信 主 的 心 要 堅 定 。

 

我 想 , 為 甚 麼 這 樣 忙 的 人 , 竟 願 抽 出 三 個 小 時 來 聽 我 的 傾 訴 , 又 用 聖 經 的話 安 慰 並 指 導 我 呢 ? 無 他 , 必 是 上 帝 的 愛 在 她 心 裡 , 讓 她 關 懷 我 這 個 陌 生 的 無 名 小 卒 。 之 後, 蘇 博 士 還 透 過 電 郵 繼 續 與 我 保 持 聯 絡 , 來 港 時 又 抽 空 與 我 一 同 吃 飯 。 她 真 是 天 父 上 帝 賜 給我 的 大 禮 物 !

 

下一頁

 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
發表者 樹狀展開
hiscare
發表日: 2006-09-19 13:31  更新: 2006-09-19 13:31
註冊日: 2006-02-21
來自: HONG KONG
發表數: 30
 
Copyright (c) 2006~2009 HISca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