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記成為會員一齊分享呀!
帳號:  
密碼:  



線上目前共6
(1人在瀏覽)

會員: 0
訪客: 6

尚有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ancer手術後一個月

隱隱作痛

 

丈夫手術麻醉後初期,記憶力明顯受損,(但也不敢向他直言,怕傷他的心。)

想起以後每3個月每一次內窺鏡檢查,每次都要進行全身麻醉,心底難免隱隱作痛。

 

硬著頭皮 頂硬上

 

一個月來,不想做,不想管,懶得理,但偏偏無奈地,迫著要面對的事情繁多 :

讀大量有關cancer、食療的書和網上資料; 加入病人互助組織;

email 或書信通知各方主內友好,齊齊祈禱;

市面上雲芝的品牌眾多,要多方諮詢,謹慎選擇;

聯絡cancer康復的朋友,請他們在各方面教路;

陪丈夫定期去西醫覆診;

每星期六去看中醫,去油麻地配中藥;

教工人怎樣把11碗水煲成4分,作兩天早晚的藥;

(丈夫最怕復發,所以希望增強免疫力,自己打低癌細胞,否則1月時要化療。)

另平日還須額外為丈夫榨這些、那些汁,煮這些、那些食物

(由於額外工作頓時增添了許多,結果非常捱得的工人,也終於積勞成疾!)

每遇到工人問:「今天煲甚麼湯?煮甚麼菜?(因為丈夫戒口的食物多)。」都會令我感到一陣頭痛 (工人雖功不可抹,對她卻是又愛又恨,因為7年來我們要常常鑑貌辨色,受盡她的氣,何況今次有大量額外事要她幫忙,形勢更嚴峻,我的處境更堪虞);

 

besides that,平時的daily routines,大大小小的家務瑣事,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 :

安頓小女兒Tabitha到畫班,以免她在家裡影響姐姐Dorcas預備測驗;

從來最怕是Dorcas的默書、quiz、測驗、考試,溫來溫去,有時錯完又錯,常令我氣結;

Dorcas的咳嗽,今次服中藥,還是西藥好? 切記夜半特意要去看看這個懵豬,有沒有著涼;

要提她緊記戴mask,千萬不可傳給daddy及妹妹,否則更添麻煩;

每天記得要留意兩本學校手冊,專心注意家長要協助的事,如為她預備報紙,交剪報功課;天每天填寫奮勇目標手冊;為細妹預備500ml樽做學校勞作、交朗讀圖書報告、填刷牙手冊……….

還有我要記得向公司請假,參予學校的事情 : 生日會、旅行、家長會、朗誦比賽;

 

above all,最要緊的是,既要顧及丈夫作為病人的感受之餘,也要釋除DorcasTabitha的內心疑慮。

 

有一晚,Dorcas發惡夢,哭醒了,因為她夢見爸爸死了! 她對爸爸的愛和掛心,不言而喻。

(上次積勞成疾的是工人,看來下一個是我的機會,也相距不遠矣。因為除了工作以外,要兼顧的事委實過多。至於自己的needs & interests,早已拋諸腦後,無暇entertain了。)

 

既悔氣又殘忍的話

 

「真想離開香港,到外散散心,家裡太多病人,很煩!」一不留神,向丈夫洩出了心底按不住的怨氣;然而此話一出,便追悔莫及。

 

雖然家裡多病人是鐵一般的事實 (奶奶的腎病已超過10年,病情乏善可陳;Tabitha也心臟病了5年,手術後心瓣仍是比常人少一片;現在又有丈夫的事),可是把這些悔氣話,向眼前這位正需要被愛護和鼓勵的病人溜出,未免殘忍一點!

 

稀世奇珍

 

從初信主時父母因cancer先後身亡,到奶奶因腎病10年來經常入院,到Tabitha歲半的大手術,到今次丈夫的事,最能醫治心底痛楚的,莫過於患難中難得的真情。可惜那只是可遇不可求的稀世奇珍。

 

心痛難奈

 

最叫我心痛難奈的,莫過於患難中不見真情。回想起多年來,經常關心了無數在困難中的弟兄姊妹和親人。雖說當初天真的付出,並沒帶半點知恩圖報的希驥。不過,當大家角色轉移後,原來可悲的是: 沒有半句問候的也屬不少! 於是縱唏噓,只能眼淚在心裡流。

夜半,夢境中不幸夢見這殘酷的事實,終於哭醒了

 

先死而後生

 

多年來,每次遇到類似心碎的場景,總要非常努力地逆流而上,抗衡這些負面思想,努力不懈地「洗腦」,以求「失憶」,但求洗去一切不必要的worse memory,靠主重新抖擻力量,再去付出愛和關心。不過,這種不斷先死而後生的掙扎過程,於我,是極痛苦的。

 

把冷漠正常化

 

倒是老友Atheis的思維夠創意,值得採用。是阿Q精神,也是norm : 「就把冷漠,當作正常反應看待吧!Ohyes! 好一句: 把冷漠正常化,what a brand new idea for me! 雖是烏呼哀哉的事實,but that’s a really great idea!  I’ve got to learn and accept this is REAL life!

 

熱情無限降溫 fantasy

 

我順勢幽Atheis和自己一默:「看來以後我要大幅收歛自己的真誠,狠狠地把一貫的熱情,無止境地降溫,以迎合這冷冰冰的大勢(norm),好讓自己看起來可以『正常一點』,日後也好過一些!」可是話說回來,畢竟於心不忍,的確做不出來,與真我本性A異。若是如此,那真是我的悲歌了。

 

「老馮」 vs   bonus

 

當下,常想起遠在美國的舊老闆陳教授,在我上次「病發」時,分享他的親身體驗和他肺腑之言 : 「多去想一些好人好事,因為身邊的一定也有不少。」

 

Oh! Exactly! 因此以後我會多去想起身邊的天使的了! 其實任何真摰的問候和行動,都教我們心動,足以樂透半天,只要是真,誰個看不出來哩! 此外,自己也要徹底的學 : 這是恩典,也是bonus,不是理所當然的「老馮」啊!

 

於是我禱告:

 

「主啊!幫我數算磢漁成憛B多計算窱鳩琲bonus,多於「數」其他人;賜我真正積極的力量,對抗一切的惡毒細胞和劣質思想的侵襲!還有,不要一味只愛別人,也要好好愛錫自己啊!

 

(寫於cancer手術後一個月,仍處於黑暗期。)

 

Printer Friendly Page Send this Story to a Friend

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
發表者 樹狀展開
Copyright (c) 2006~2009 HISca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