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有兩寶

 

家有一老  如有一寶

 

我們家裡,共有兩寶。

 

奶奶洗腎

 

奶奶洗腎十多年,去年曾中風,過了危險期後,身體仍處於極度虛弱狀態,長期進出醫院,經常在死亡邊緣線上掙扎。

 

老爺老人癡呆症

 

老爺去年接受腹膜炎手術,情況一度危殆,出院後,需要掛造口袋在身上,此外亦開始出現老人癡呆症。

 

兩位都不良於行,家裡共有兩張輪椅、兩支枴杖。

 

工人走佬  我們頂硬上

 

照顧他們的印傭走了,新請的未到。原先約好的臨時工又「甩底」,沒法子在一兩天內找到替工,結果兩位寶寶搬到我們家裡暫住。所謂暫住,包括每天替奶奶洗腎四次、洗傷口、按時派藥、替老爺換造口袋、替他們洗澡、攙扶他們上廁所、辦理大小二事、換尿片等等。

 

無法想像本來已滿屋病人的我們,再多兩位老弱傷殘的寶寶要照顧,會是怎樣的一回事!

 

「大事」事件

 

某星期天崇拜後,回到家裡,一打開門,一陣陣臭味便從客廳撲面迎來。於是立即追蹤緣頭,原來是老爺那造口袋破了,不慎遺漏了一些糞便出來。他內衣的一角濕了,變得啡啡黃黃的,至於仍在甚麼其他地方留下殘留物質,則不得而知。於是火速替他沐浴、更衣、更換造口袋;接著是清洗地板、桌子、椅子。直等到所有惡臭辟除後,才可以稍稍安頓下來,吃個午飯。

 

跌斷肋骨

 

草草吃過午飯後,又要陪老爺到醫院探望奶奶。不良於行的奶奶不慎在我們家中跌斷了肋骨,真是照顧不力。老爺很是焦急,我們崇拜還未回到家裡,他已經急得要打我們的手機催速一番,可是,患有老人癡呆症的他,儘管電話拿在手裡了,又怎會記得我們的電話呢?

 

從醫院回來,要再替他洗澡,怕把病菌帶回家去。那一天,替他洗了兩次澡,也洗了兩次浴室,因為兩老行動不便,未能走進浴缸內洗澡,只能在浴缸外淋浴,結果弄地滿地濕滑,必須馬上抺乾,否則又生意外。

 

把老爺送回家去後,隨即趕到超級市場買鹽、粟粉、蒜頭等等,因為家堛獐p房欠這些基本煮食材料,無法做晚飯。平日,這些事情都有家傭效勞,但她現在要留在家中看護老爺和處理其他堆積如山的家務,於是我得與她分頭行事,彼此分擔。上次到市場買菜,因為菜籃超重,扭傷了腰部,所以今後要量力而為。

 

「小事」事件

 

每天早上和下午,需要接送老爺到長者日間護理中心走走。

 

一天「放學」後,正等候的士回家時,「我想去對面公菑p個便。」老爺似乎很「急」。

 

「對面的很遠,往這社區中心內的toilet吧。」於是扶著他一枴一枴、蟻步地朝著對我而言近在咫尺,但他卻需走很久才到達,縱「急」也無法大步衝向前面的toilet

 

「我自己得喇。」老爺吩咐我在門外等候,只見toilet地面很濕滑,萬一他不留神又跌倒,那責任我可負不上,於是硬著頭皮陪他進入男菪h。

 

「既已入了菕A要不要替他除褲子?不然他手腳不夠靈活,會否…..」我心裡正在左右盤算之際,只見老爺的右褲腳已全濕了! Oh my goodness,我從未處理過這樣的事情,又沒有spare褲,怎麼辦?!

 

甚麼都沒有,唯有let it be。扶著他一柺一柺的返回剛才的士站,濕著褲子回家去。

 

第一次替老爺沖涼

 

奶奶每天要洗腎四次,我們沒有受過這些正統訓練,為了照顧奶奶,我和家傭都要去醫院由零學起。

 

送老爺回家後,剛巧家傭趕著去醫院學洗腎,在沒有其他選擇下,只好又硬著頭皮,拙手笨腳地第一次替老爺沖涼! 

 

勾起不愉快的往事

 

這次「頂硬上」的經驗,令我想起已去世多年的家父。他患的是cancer,臨終前,經常要替他上洗手間、換尿片、清洗pet pet等等。為要讓他心裡好過一點,老是裝作若無其事,心甘情願,非常樂意的樣子,可是骨子裡卻渾身不自然。是孝道,是責任,是勉強?甚麼也好,如是者過了一段很長的日子。那些日子,每次回到家後,總有反胃的感覺,對甚麼事物都提不起興趣來。

 

是自己親生的daddy尚且有反胃的感覺,何況現在的是家翁,您能想像有多為難嗎?!

 

胛狀腺問題再現

 

既要照顧家人的日常起居和Tabitha的學習、健康問題、又要打理在cancer康復的丈夫和自己的健康,現在再兼顧多兩位寶貝,我那來足夠的休息和睡眠呢? 老爺喜歡晨早五、六時醒來,大家都被他洪亮的morning call喚醒了;我終於積勞成疾,胛狀腺又出現復發跡象。

 

瘦了兩個碼

 

5月時,因為Tabitha的學習問題費煞思量,體重不斷下降。如今,因為沒有足夠睡眠和休息,再加上每天與掛在老爺身上的造口袋、清楚可見的大腸、排了出來的糞便和滲出來的血水朝夕相對,更是甚麼胃口也沒有了。身型由臘腸蛻變為鉛筆,現在更進一步淪為牙籤!

 

我想攬著您哭

 

第一個星期,捱得很苦,不得不向尊敬的長輩李師母求救:「李師母,我好想攬著您大哭一場。」我一聽見是她的聲音,就向她撒嬌。李師母向來像我的慈母,有甚麼難關我都可以向她一一稟告。她的人生閱歷比我深,信仰的內涵更比我豐厚;無論她有多忙,總能為我豎起一對聆聽的耳朵,給我非常實際的意見及幫忙。

 

慈母的呵護

 

「好呀,您馬上就來吧。」電話筒傳來溫柔的鼓勵,感覺有如重拾失落多年的母愛。李師母剛從外地公幹回來,還未好好休過息,又連忙接待我這孤雛。尚未見她面,已經感到很安慰,因為真愛世間難求。就這樣,在沒有預約下,我去了她的家。雖只是短暫的相聚,但我們談得很多,很開心。她為我弄的熱朱古力,現在還暖在心頭。

 

厭倦生活 & 厭世

 

8月,因為很多解決不來的困難一齊爆發,一度消化不來。非常討厭每天清早一起來,便又要problem-solving的日子,日積月累,久而久之,我變得對生活厭倦。說厭倦生活,那只是文雅一點的話,直截了當一點,是「厭世」才真!我當然不會主動去自殺尋死,只是當時若身體驗出現甚麼不治之症來,便決定乾脆不醫,來個大解脫,不用再解決接二連三、沒完沒了的問題。這心灰意泠的拚死心態,直把丈夫嚇壞,嚷著要我放假休息休息去。

 

「很久以前,在烏雲蓋頂的那段黑暗日子,我腦海中也曾閃過這種念頭 : 倘若我在過馬路的時候,甚麼也不去看清楚,甚麼交通燈都不管,橫衝直撞走了過去,….」沒法想像眼前這位如此屬靈、身經百戰的李師母,也曾經歷過如斯洩氣的一刻。

 

空空的來 滿滿的走

 

「不單只有您才會有厭世的想法,換上任何一個人站在您的位置上,同樣也會喪氣的。」很感謝李師母,這位過來人的明白和體諒,她的認同和接納是不可多得的安慰。

就這樣,認同加上了祈禱,遠勝千言萬語。臨走時,她還塞給我一大袋補品,好給我調理調理,於是我帶著本來空蕩蕩的心靈和肉體,滿滿地離去。

 

我很想嘔

 

第二個星期,有另類的苦。於是我向尊敬的李姑娘求救,「李姑娘啊,我很想嘔,請您為我祈禱吧。」

 

李姑娘是我信仰生命中第一位不可多得的啟蒙老師,多年來,她看著我重生得救、從牙牙學語、父母病亡、到結婚生女、家人有病等,她不眠不休地栽培、不離不棄地愛護。沒有她美好的榜樣在前,不可能有今天的我。可惜她近年身體時有軟弱,若沒有甚麼嚴重的問題,我都不敢打擾她,免得加重她的掛慮,影響她的身體健康。

 

她比我  更愛我自己

 

「病人又怎可能照顧病人呢?您丈夫最近cancer的康復情況怎麼樣?您的胛狀腺又如何?您還有兩個少的要照顧啊!為甚麼他們不去長者院舍呢?......」一連串的問題,無言以對。她比我更激動,對我所處的困境有切膚之痛。我沒有太多的話,但她卻看穿我無言背後的心聲,能易地而處,明白我的困局,為我心痛、難過、激氣。

 

她比我更愛我自己。

 

從夢中哭醒了

 

好不容易,日子終於捱了過去。可是餘震未了,心頭上的aftershock仍揮之不去。一天晚上,發了一場惡夢,與現實生活無數的壓力有關,於是從夢中哭醒過來。

 

今年,剛驗出breastsfetus都有腫瘤,醫生初步估計是良性,直覺與操勞過度及壓力有關。

 

Imagine holiday

 

看來,我要認認真真地拋開一切責任,好好放假休息休息,實實在在地疼錫自己一番!可是,一想起倘若遠走高飛,一對女兒,又怎麼辦?!老爺30號要做腸手術、Tabitha 20號要去葛量洪履診、Dorcas 7 & 9號考試、還有我要上協康會的課、中醫的課….,一大堆責任,逃不了,走不開,動不了身,還是聽聽電台的旅遊節目「旅遊樂園」,在大氣電波中,跟隨節目主持人周遊列國,幻想自己放假好了。自娛一下,也不失為首選的interim measure!

 

(寫於200610月,是多有病人、兼顧不下、分身乏術的典型片段。)

 

(此外,朋友多有問候丈夫的癌病康復情況,兩年過去,感謝神,情況一直理想。不過,面對長期患病相親的不愉快心情,非三言兩語可表達得來,大部份時間干啃了便算,對他的康復,肯定不會是帶來正面的影響。沒有了衪的恩典和您的祈禱,肯定活不了下去。)

4@5l@4@11@9@11@9@5xe">





This article comes from 祂必顧念網站 HIScare.com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
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: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/modules/tinycontent0/index.php?id=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