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bitha的學習問題(I)

 

IQ below average

 

今年5月,剛好是Dorcas 11生日後的一星期;5半有心臟病的Tabitha卻面臨另一個bad news。她的IQ,被兒童評估中心評為「低於正常水平」,影響學習 (learning)和整體發展 (global development)

 

一大堆bad news 炒埋一碟

 

誠如當日的醫務社工所言,這是我們的bad news。據她的經驗與專業知識,她知道評估的結果對一般家長來說,都是bad news

 

不過,於我而言,家裡已經夠多病人了 -  cancer、腎病、老人癡呆,擔子已經沈重得沒話好說。Tabitha早有心臟病,加上平日身體瘦弱、沒有胃口、飲食失調、經常無緣無故哭啼、大吵大獢B寢睡不安….

 

殘兵敗卒 心力交瘁

 

長期為了改善她這些問題,我已作戰得像殘兵敗卒,心力交瘁! 現在還要加上新鮮滾熱辣的IQ問題,新舊bad news「炒埋一碟」,老鼠拉龜,無從入手,才是不折不扣的bad news!

 

評估的動機  : 全班最差?!

 

是我們主動安排5歲半的Tabitha,到政府兒童評估中心評估的。

 

一直以來,班主任觀察到這個就讀K2Tabitha,在多方面的學習都差強人意,包括五官的運用、手腳的協調、寫字、認字、專注力、表達力等,都嚴重落後於其他同學,極有可能是全班表現最差的同學!

 

一下子 像個白癡?!

 

Tabitha的學校是一流的好學校,特別最令我們欣賞的是 : 學校對小朋友在德育方面的培育,從來沒有揠苗助長,一味「催谷」學業成績。

 

班主任完全是出於一番好意,用心良苦,希望我們對她多加關注,協助她稍加溫習云云。然而班主任所描述的,卻與Tabitha自少給我們的印象大相逕庭,還滿以為她比姊姊同齡時反應更敏捷、機靈。我們有信心相信她在學校能應付自如,並沒有任何心理準備,接受這一連串負面的評價。那一刻,我的感覺是 :「她在班裡的表現,有如白癡!」一下子,錯愕、震盪有如晴天霹靂,從天而降!


 

讀寫障礙?!  Dyslexia?!

 

驚魂甫定,我的職業病頓時發作 - 因為曾經有專研究讀寫障礙的教授,是我的上司,因此我對讀寫障礙,不無所知。我旋即問班主任:「她會是讀寫障礙嗎?」「應該不會吧,因為讀寫障礙的,連寫也寫不出來。」看來班主任對讀寫障礙了解不多,更不知道有些讀寫障礙,屬於marginal,非常輕微。

 

說罷,還是自求多福,排期做評估,求個安心也好。因為私人的評估,一般要花上好幾千元,若要節省這筆鉅款,那就要耐心地等上最少半載。

 

第一次預先問話 :  first consultation

 

1月,去了first consultation。護士長很友善,詳細查問及記錄有關Tabitha0歲至5歲半,所有健康、身體、學習、情緒、行為等一切表現。由於查問太仔細,歷時兩小時的「盤問」結束後,步出評估中心時,頭也脹起來!

 

第二次正式問話 : 95

 

電話傳來正式評估的時間,我被那段預計為朝95的評估時間嚇壞了,生怕Tabitha過累捱不下去,大發脾氣,不肯合作,就大吉喇!真的非請朋友祈禱不可。

 

有了上一次去first consultation的經驗,我曉得許多時間都可能會花在呆等上,於是帶了很多信去寫,希望不費一分一秒可用的時間。殊不知上午見兒科醫生及視光師,需要和Tabitha一起。下午正式做IQ test,才是Tabitha獨個兒見臨床心裡學家(clinical psychologist),我在門外等候。

 

宣判 :  IQ below average

 

我只是為求知道Tabitha,是否有讀寫問題而做評估的,可惜,測試結果,竟是從未想到的  :  IQ below average。反而讀寫問題,要等小學一年級後才可確定。

 

那一剎那,失落,卻哭不出來。由於對IQ below average了解一片空白,第一個反應是「有問題,就要問,唔識就要學。」(那是Tabitha學校的口號)  : 「請問有沒有這類家長的自助組織或網站?」我問那位clinical psychologist。「沒有專為這類小朋友而設的協會或網站,或者稍後醫務社工,可以介紹一些適合小朋友的training和機構。」是沒有答案的答覆!

 

排快隊

 

據醫務社工李姑娘解釋,Tabitha需要接受針對她的問題而設的早期幼兒教育服務,可是政府的政策,只能為0 – 6 歲的小朋友提供這類服務Tabitha已經5歲半,一般而言,要等上一年半載,因此社工特地為Tabitha「排快隊」,好讓她趕及6歲前得到合適的協助。

 

從社工而來的溫暖

 

醫務社工李姑娘,詳細向我解釋一切後,把檔案合上了。那時已經5時多,Tabitha倦透了,隨時準備發脾氣。我滿以為,終於可以離開了。

 

「您覺得怎樣呀?」她根據檔案上的資料,知道我家裡病人眾多,竟來慰問我,這是我沒料到的。與李姑娘素未謀面,這是初次見面,她那關切的眼神和微傾向我的身體語言,表達了真摯的關懷,令我本來已涼了一截的心情,被她那點點溫暖的愛火,燃暖起來。

 

陌生天使

 

這樣不只按著本子辦事,還顧及client感受的醫務社工,我從未遇上。我想,如果世界上多一些這樣的人,不只顧做完手頭上的工作,趕著close自已正處理的file,還肯多問候一句,相信這個世界,會令痛苦的人,活得稍為開心。可是,這樣從天而降的陌生天使,可遇不可求,也實在很罕有!

 

a good listener & prayer

 

回家途中,第一時間報告給Meekness,她充滿愛心、樂於助人,有一位長期需要特別照顧的親人,特別明白和體諒照顧病人的困境。多年來,她是我其中一位最要好的listener & prayer,她終日為關懷有需要的人而忙透,但總有時間聽我冗長的哭訴。

 

we need  :  

persistent prayers & practical helps

 

很多朋友知道我們的困難,總喜歡 : 「係。係。係。明白,明白。」心想 : 「您真的明白嗎?!」您試過有一位cancer的丈夫,加一位腎病的奶奶,加一位老人癡呆的老爺,加一位心臟病再加IQ below average的女兒嗎?!

 

客套話,可免了。實際行動,最能表達愛和支持。做個 good and persistent prayer已經難能可貴;進一步而言,任何實際的行動和幫忙,都會是我們最有效的止痛藥!

 

(為此,我們已經預備了’To Love Lists’。真正明白和關心我們的朋友,可以按著lists內容祈禱及幫忙,請隨時報名喇!總有一件事,您可以為我們效勞的。)

 

Significantadvice

 

Significant是另一位摯愛的老友記,她是特殊教育的工作者和博士。我們互相欣賞和支持,她了解我,我信任她。雖然工作忙得要命,放工後,仍和丈夫第一時間來探望我們,企圖給予一些專業的意見。Significant由我pregnant,至Tabitha做大小不同的手術,清楚了解我倆照顧她的困難和情況,常常為我們祈禱,因此今次相信她最能從多角度分析Tabitha的問題。

 

加強營養

 

根據Significant 的分析,Tabitha看來IQ問題不是最嚴峻。但是,多次的麻醉手術、長期食慾不振、營養不良、長期孱弱、睡不安寧、睡眠不足,大大影響了她的精神狀態、腦部發展,因而也影響了她在學習和其他各方面的表現。為此,我們會從加強她的營養吸收,強健她的體格入手,希望可以從而改善她的智力發展。

 

營養奶粉

 

Attune馬上送來AmwayProtein奶粉;Attributes送來的則來自馬來西亞,還有最合用的 : 兒童營養食譜 (ohI love you and I love it too!)。感謝她們雪中送炭。我們也帶Tabitha看中醫,希望能改善她的體格。

 

為家人 心力交瘁

 

就算Tabitha未發現有IQ問題之前,她一天到晚總愛在家裡哭哭啼啼,常為芝麻綠豆小事大發雷霆,加上長期食慾不振,體弱多病。為了解決她這兩樣大問題,亦費了許多心思,絞盡了很多腦汁。

 

由於我是家事白癡,對於食物和湯水的配搭,要經常翻查書本和上網查閱。可是,Tabitha一放學,總愛把我像膠水一樣黏住,使我動彈不得,連查書和致電求救飲食疑問的時間,也騰不出來。單是Tabitha一個,已使我心力交瘁。

 

加上丈夫的cancer仍未完全康復,膝蓋的半月板裂開,要長期保養,又有歷史悠久的鼻敏感問題,照顧他的飲食需要,也是我的首要任務之一。

 

 

下一頁





This article comes from 祂必顧念網站 HIScare.com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
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:   http://www.hiscare.com/modules/tinycontent0/index.php?id=7